岳陽網 >新聞中心 >精選

從“樣范”到《樣范》|文壇名家株洲論道,暢聊文人風度與志趣
時間:2024-06-19 09:30:47 來源:岳陽日報全媒體采訪中心

從“樣范”到《樣范》

文壇名家株洲論道,暢聊文人風度與志趣

文/郭亮(整理)圖/劉振 

“他們各有其信念彷徨、價值糾結和情感掙扎,在奮起與沉淪、因襲與開創的博弈中,各自塑造了人生樣范。那不是一堆干癟類同的文化符號,而是一群鮮活獨特的生命個體?!?/p>

龔曙光身上的標簽很多,知名企業家、第十二屆中國經濟年度人物、《瀟湘晨報》創始人、中南出版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任董事長……在即將退休的年紀,這名曾經的文學青年重新拾起手中的紙和筆,用質樸的文字記錄歲月中的少年時光與人性溫情,在六年前結集為《日子瘋長》出版。最近,他又寫作并出版了新書《樣范》,以生動的故事和樸素的筆法回憶與十多位文壇名家交往的點點滴滴。

6月15日,神農大劇院,第十六屆“株洲讀書月”全民閱讀活動啟動儀式之后,龔曙光攜新書《樣范》,以及《樣范》中寫到的唐浩明、何立偉、水運憲、蔡測海、盛和煜五位“樣范”和書中并沒有寫到的聶鑫森、萬寧兩位本土“樣范”,暢聊有關《樣范》的種種。

《樣范》是一本什么樣的書

我的研究方向是20世紀中國文學。三十多年來,我一直關注著中國近代社會的變遷、白話文運動的始末,以及五四運動以來中國文學的發展和演進。在這一歷史時段,我尤其關注五四時代的文化及其代表人物,正是他們塑造了我們今天所稱的五四時代,創造了我們學習和傳承的五四文化和五四文學。

然而,隨著研究的深入,我逐漸意識到,我們對五四時代的理解似乎偏離了其產生和發展的原始邏輯與背景。我閱讀到的關于五四時代人物的書寫,越來越脫離他們生命的邏輯和豐富的人生形象。我注意到,無論是歷史學家還是作家,在書寫這些五四時代人物時,既不能以事來論人論文,也不能以人以文來論事——那些能夠論文的人往往不了解那個時代及其敘述中的具體生命,而那些對作家本身有所了解的人又往往不能真正理解他們的作品。

在這種背景下,我開始思考,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學家們,他們的作品和由之帶來的文化現象,無疑將成為未來人們研究的對象,像我書里寫到的黃永玉、鐘叔河、韓少功、殘雪等,他們無疑是這個時代最重要作品和現象的創造者。這與我們提到五四時代時首先想到的不是德先生和賽先生,而是以蔡元培為旗幟而凝聚的北大教授群體,以及以梁啟超為首的清華四導師一樣,都是一些鮮活而獨特的人物。

我在思考,將來的人們在回顧我們這個時代時,誰將為他們提供關于這些人物生活中最質樸、最原生的細節?誰又能為他們提供同時代人對這些作家及其作品的深刻理解?我覺得自己或許能夠做到這一點。從上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,我一直行進在文學的行業里,與這個時代的許多著名作家都有著學術和生活的交集,我了解他們生活中的某些方面。此外,上世紀90年代后,我遠離文壇很多年。作為一個與文學無關的觀察者,我一直審視著這個時代文學家的行狀和文學的發展。當我重新回到文學圈時,我發現我的評價與這個時代的大多數評論家不同,我對作品的理解也與大多數批評家有所區別。我認為,我的這份獨特經歷和個人理解,應該奉獻給這個時代以及未來的讀者。

因此,我最初將這本書命名為《身邊的先生》。后來,在與何立偉的交流中,他為我提供了一個更具本土特色且響亮的名字《樣范》。我認為這個詞最能體現我這本書的初衷,以及我對書中所寫人物的情感和理解——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風尚,一個時代的風尚一定是由這個時代中的一群“樣范”來承載和表達的。

龔曙光(作家、評論家、出版家、媒體人、企業家;出版有散文集《日子瘋長》《滿世界》《樣范》;在《人民文學》《當代》《十月》等刊物發表文學作品逾100萬字)

 可以作為范文閱讀的《樣范》

《樣范》這本書共計12萬字,涵蓋了14位人物的特寫,每篇文章都生動傳神,達到了“神行兼備,伸手可捫”的境界。這些文章不僅寫得好,而且可以作為范文來閱讀,事實上,北京海淀區今年的高考語文題目就采用了《樣范》中的《宋師吾師》一文來作為閱讀理解材料。

這14位人物中的許多人并不容易把握和描寫。比如說韓少功。韓少功是中國作家中知識結構最完備、視野最開闊、思想最有遠見的一位,要寫好他,作者自身的知識結構必須與他相匹配,才能理解他的許多思想。龔曙光這篇寫韓少功的文章出來以后,我當時就給韓少功發了一個微信,說這是我見到的寫他寫得最好的一篇。

再如殘雪。殘雪是我非常好的朋友,她是一個難以捉摸的人,不僅體現在她的小說上,也體現在她日常生活的行為上。她擁有兩個靈魂,只有單一靈魂的人永遠無法完全理解殘雪。但龔曙光所寫的殘雪,甚至讓殘雪本人都感到滿意。

書中還寫到了鐘叔河先生、唐浩明先生等人,他們都不是容易描寫的對象,因為他們的內涵、人生經歷、學術思想和創作成就都難以精準而又全面地描述,而龔曙光成功地做到了這一點,包括寫我的那篇文章,我昨晚又讀了一遍,讀的時候還笑了,這是我被寫得最放松的一篇。

上世紀80年代,青年攝影家肖全拍攝了一本名為《我們這一代》的黑白照片集,收錄了當時文學藝術界的所有重要人物。這本攝影集非常著名,捕捉了那個時代年輕人的精神面貌——充滿活力、不知疲倦、積極向上、對未來充滿期待。后來有人評價說,肖全的這組照片中,拍的誰,就是誰一生中最好的照片。

我想借用這句話來評價龔曙光:現在他寫誰,就是寫誰的文章里最好的一篇,他做到了這一點。

何立偉(作家、畫家、攝影家,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,長沙市文聯名譽主席,出版有《小城無故事》《像那八九點鐘的太陽》《親愛的日子》《白色鳥》等二十余部小說、散文集)

入木三分的觀察

我“不幸”地被龔曙光先生選中,成為他筆下的一個人物。這是他第二次寫我。第一次是在我出版一本散文集時,他寫了一篇題為《水哥的好玩和好玩的水哥》的文章。

幾年后,他又寫了一篇關于我的文章,讓我感到驚訝的是,他毫不客氣地稱我為一匹狼——文章的題目是《獨狼水哥》——還是一匹獨來獨往的狼。他甚至得意地告訴我,他為我想到了一個好題目。

起初,我對“獨狼”這個稱呼并不十分理解,但當我讀到這篇文章時,我認為龔曙光先生本可以成為一名出色的小說家。他對人物的觀察非常精準,入木三分,而且能夠將自己的感受和演繹融入其中,讓我這個被寫的人感到無比敬佩。 

我的履歷算是比較復雜的,但我走的每一步都在他這篇文章里被寫到了。他是從什么角度寫的呢?他說他沒有意料到水哥完成某一項工作以后,下一步會做什么;他說原本想象我寫了話劇,然后會再寫戲劇或者電視劇,但是我沒有,我去寫小說了,寫完小說,也獲了獎,下一步會再寫什么?什么也不寫了,下海了……他說,他預料不到這個人下一步會做什么,這正是所謂的“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”。

我非常感謝曙光在這篇文章里頭以調侃的方式提升了我的形象,讓我覺得我這個人變得有點親近了——其實我在武漢大學進修的時候有一個外號,大家都叫我“板先生”,說我一天到晚死板得很。曙光的文章把我這頂帽子給摘掉了,我不“板”,我是個活靈活現的人。我佩服的是,我的這種活靈活現連我自己都沒有感覺到,但在曙光敏銳的眼光中,他把它寫了出來。

水運憲(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?!兜溒鹗拤Α帆@第二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;大型話劇《為了幸福、干杯》獲全國優秀劇本獎;作為編劇的電視連續劇《烏龍山剿匪記》創全國收視紀錄,獲中國電視金鷹獎)

《樣范》具有文學史的意義

我跟曙光是很熟的老朋友了,20多年前就認識,后來他調到出版集團做董事長,邀請我擔任董事,因此我們有許多近距離的接觸。近年來,我驚訝地發現,他不僅在商業上有所成就,更在文學創作上展現出了非凡的才華。

最初,他向我展示了他的作品《日子瘋長》,希望我提供一些意見。閱讀后,我被他的文字深深打動,多年未有的閱讀興奮感油然而生。我曾擔任過省作協的主席,每年都要閱讀大量的文章,包括知名作家和年輕文學愛好者的作品。我曾感到一種郁悶,因為我發現自己很難從閱讀這些文章中興奮起來,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否因年歲增長而與時代脫節。然而,讀了曙光的《日子瘋長》后,我確信自己仍能辨識出優秀的文學作品,這種能力還在,這讓我感到欣慰。

《樣范》里的文章,每一篇我都是第一時間看到。我跟曙光說過,我說你的眼光太毒了,一般人能夠看到一點表象再走進人的心里就已經不容易了,你居然可以完全地把人家內心的東西洞察得那么仔細,五臟六腑都看得清清楚楚的,而且還用那么好的文字把它寫出來,真是太不容易了。

《樣范》描繪了十多位個性鮮明的人物,每個人物都栩栩如生,具有獨特的特點。龔曙光用他的筆記錄了這些人物,這本書便成為一個文人團隊的集合,展現了湖南文壇幾十年來的活躍人物,為研究者和后人提供了一個了解那個時代湖南文人風貌的窗口。

我是研究文學史的,我和我的同行們對那些具有個性和重大貢獻的作家都非常感興趣。同樣,我們也會對以某種標簽聚在一起的文學團隊和團體感興趣,例如唐代的詩人群體,宋代的詞人群體,以及晚清時期聚集在湘軍將帥身邊的那一群湖湘籍文人——我曾經說過這樣的話,曾左彭胡不但是中國歷史上杰出的英雄豪杰式的政治人物,也是為中國文學史作出巨大貢獻的文化大師——龔曙光通過他的生花妙筆記錄了他所觀察到的文學朋友,這些記錄不僅展現了一個時段的湖南文學風采,而且有可能在文學史上留下深刻的印記,從這個角度來看待《樣范》,我想這本書有可能成為不朽之作。

唐浩明(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。著有長篇歷史小說《曾國藩》《楊度》《張之洞》等,歷史隨筆集《冷月孤燈·靜遠樓讀史》等)

知行合一的中國知識分子代表

與剛才諸位大咖從理論層面高度評價曙光作品的方式不同,我想從個人感性認識的方面,談談我所認識的龔曙光。

那篇寫韓少功的文章我看了后,我都嚇得不敢寫東西了,一點不夸張。

我覺得曙光最不容易的一點是什么?中國的文人從來視文字甚于行動,曙光卻是難得地做到了知行合一。

講兩個事。一個就是鐘叔河老先生編輯《走向世界》叢書,編了38年,由于資金問題,項目難以為繼,眼看要胎死腹中。曙光上任董事長后不久,就把這個錢撥下去了,100種叢書得以順利出版,功德無量!

再一個,當年曙光在韓國訪問的時候,看到街邊貼了個“請為中國汶川地震捐款”的告示,盡管當時他還不知道汶川地震的烈度有多大,但他立即致電瀟湘晨報的同事——他是《瀟湘晨報》的創始人兼董事長——組織了三十名記者,攜帶2000萬現金趕往汶川,同時讓后方做好一切物資準備,隨時聽從政府的調遣……我對這種行動力感到由衷的欽佩。

從文學創作的角度來看,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,我們這些人的水平還可以見仁見智,彼此論個高下,但在實踐中,我們卻是遠遠不如曙光兄的——不管從全世界還是全國的角度來考量,湖南都不算一個經濟強盛的地方,但曙光兄卻以一個中國文人的身份,能夠把我們的出版集團帶到世界第一方陣。就這一點,就可以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曙光年紀比我小,但我真心地稱他為曙光兄。在《樣范》里,曙光也寫到了我,我受寵若驚。我是寫劇本的,臺詞錘煉是基本功,從我專業的角度看,曙光的文字功底和思想境界都非常高,與他為友,我感到榮幸。因此,我不想過多討論理論上的事情,我只想說,在當代中國知識分子中,龔曙光是知行合一的杰出代表。

盛和煜(國家一級編劇,國務院專家特殊津貼獲得者。代表作有戲曲《山鬼》、舞劇《邊城》、電影《夜宴》、電視劇《走向共和》等等)

一個人應該活出自己的樣子

一個寫書的人被朋友寫入書中,書的名字叫《樣范》。

一個人當然得有一個人的樣子,一個城市也要有一個城市的“樣范”。株洲的“樣范”,就是他在湖南是一個真正稱得上工業化的城市。三十多年前,我當過一段時間的記者,那個時候我就知道株洲研發了一種耐高溫、硬度超過鋼材的新型陶瓷材料,雖然不清楚現在是否仍在使用,但我清楚的是,我們日常乘坐的高鐵,就是株洲生產的。這體現了株洲這座城市的工匠精神,而龔曙光先生在寫《樣范》這本書時,同樣展現出了工匠精神。

我們常說“讀圣賢書”,如果通過閱讀能夠達到圣賢的境界,那么一個人就擁有了自己的樣子。龔曙光先生在這本書中,對自己、對朋友以及對這個時代都有所要求,即一個人應該活出自己的樣子來。

每個時代的人都有其獨特的時代風貌。閱讀漢唐時期的著作,我們可以感受到漢朝人和唐朝人的特點;閱讀五四時期的作品,如魯迅、胡適、沈從文的書籍,我們同樣能夠感受到那個時代人的精神風貌。龔曙光先生在《樣范》里寫到了一些熟悉的朋友,主要是文化藝術界的人士,他對他們都有著圣賢之風的期望,這既是對個人的期許,也是對整個國家的理想:希望我們這個多民族的大國,能夠始終保持圣賢之風。

蔡測海(中國作協全委會委員,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。著有小說集《母船》《今天的太陽》《穿過死亡的黑洞》等,長篇小說代表作有《地方》、“三川半三部曲”等)

不離“雅”“真”二字

《樣范》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其文體的自由,龔曙光先生的寫作不受傳統人物寫作范式的約束,沒有遵循固定的程式化表達。他有時從人物的某個生活片段開始敘述,有時則從人物的個性特征入手,每篇文章的寫作手法都不盡相同,展現出自由自在的風格,像蘇東坡所說,“行于所當行,止于所不可不止”。

我讀這些篇章的時候,不期然就會想到《世說新語》。這部作品描繪了魏晉南北朝時期文人的生活,包括他們喝酒、寫詩、“亂扯談”、彈琴吟嘯,等等,或長或短,都體現了文人的風骨,即他們的“樣范”——“樣范”一詞用得恰到好處,我們湖南人說,“這個伢子有點樣范”,那是最好的表揚;“要學他的樣范”,那也是最高的頌揚——《樣范》所要表達的,正是中國當代文人的風度與志趣,特別是湖南地區有成就的作家、編輯、學者們的風采。

其次,他的文字非常漂亮,該風趣的時候風趣,該端莊的時候端莊,運用了多種寫作手法,卻始終不離“雅”和“真”二字。我們常說寫文章宜曲不宜直,而做人則應宜直不宜曲。在我看來,龔曙光先生的為人和為文是可以互相映照的,盡管我年長于他,但作為朋友,我覺得這是非常值得我學習的地方。這本書,閱讀一遍是遠遠不夠的,它值得回去好好地多讀幾遍。

聶鑫森(中國作協會員、湖南省文史研究館館員。出版長篇小說、中短篇小說集、詩集、散文隨筆集、文化專著七十余部。二十余部中、短篇小說被譯成英、法、日、俄等國文字)

  一個才華橫溢的人寫一群才華橫溢的人

一個才華橫溢的人,寫了一群才華橫溢的人?;蛘哒f,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人,寫了一群非常有意思的人。這是我對《樣范》的概括。

當我拿到這本書時,我首先想到了茨威格的《人類群星閃耀時》,我認為《樣范》也是寫照了這樣一群杰出人物。

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,對書中的人物有了更全面了解的同時,龔曙光先生的學術背景、文學觀點、為人處世的方式以及審美取向也都在書中得到了全方位的展現。之前何立偉老師提到的《宋師吾師》這篇文章,我讀了之后才了解到龔曙光先生之所以口才出眾,是因為他的導師口才非常好——上世紀80年代,他的導師經常被邀請去講座,而提問環節通常由龔曙光先生來作答,這樣的歷練讓他擁有了出色的口才。

書中還提到,龔曙光先生上大學,包括后來在吉首大學任教,結識了很多的文學朋友。后來他搞文學評論,總是尋求與作者面對面交流,我不知道這是80年代的風氣,還是龔老師對自己的要求。即便后來離開了文學圈,龔曙光先生仍與這些作家保持著良好的聯系。我看他的作品,總覺得他跟那些作家有一種彼此的照應,然后相互點亮,甚至有一點惺惺相惜的感覺。

在閱讀這些文章時,我覺得每一篇都充滿了在場感,龔曙光先生用他的眼睛、耳朵和內心去觀察人物,憑借他深厚的理論功底,寫出了每個人物獨特的氣息,每篇文章都有其獨特的風格,給人意猶未盡的感覺。

萬寧(中國作協全委會委員,湖南省作協副主席。在《人民文學》《當代》《十月》《中國作家》等刊物發表作品百余萬字,并被多家選刊轉載,已出版《忙來忙去》《今夜有約》《流逝的花樣年華》《走進清華》《麻將》《紙牌》《講述》《城堡之外》等著作)


(編輯:李海鷗)
国产美女狂喷水潮在线播放_亚洲国产无码综合原创AV_日韩精品欧美综合_狠狠躁天天躁中文字幕天码